四川男子因伤失忆 母亲从数123开始帮他恢复记忆

  对话儿子

  “跟妈妈待的时间长了,才不想哭了”

  1.从苏醒到现在,谁照顾你最多?

  答:妈妈,还有我老婆。

  2.你从小和妈妈感情怎样?吵过架吗?

  答:我们感情很好,我们从来没有吵过架,我就跟我爸爸吵架。

  3.小时候学习调皮吗?重新学数数认字和之前有何不一样?

  答:小时候很调皮,感觉现在学和之前很不一样,之前要容易学一些。

  4.如果有天妈妈也老得不认识人了,你会怎么做?

  答: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太大的问题,我都会解决,(妈妈插话:他历来就很孝敬我)认人也没得问题。

  5.这一次“新生”后,最想对妈妈说点什么?

  答:确实感谢她,那个时候确实是,昏迷了啥子都不晓得,特别感谢她。当时看到谁都想哭,只有跟妈妈待的时间长了,慢慢才不想哭了。

  对话妈妈

  “想等不忙了把我们的经历写出来”

  1.小蒲醒过来完全不认识您了,当时您是什么感受?

  答:那个时候,无法形容。那段时间事情太多,我都想等不忙了把我们的经历写出来,用我们的老年手机来写,写出来给年轻人看看。

  2.学数数、认字是他主动要学还是您要教?

  答:也没有说故意要学要教,就是他翻起电话不认识,然后他妻子也给他说,我们也教他,不管谁在他身边,都给他说(怎么数、怎么读)。

  3.和20多年前比,教“大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答:倒没有觉得不一样,就是心里想这么聪明一个娃儿,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很难接受。也可以说小时候还好些,住院那几天不认识字、没有意识,反而还狂躁。

  4.小蒲病好了以后,您希望他的生活是怎样的?

  答:在医院的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他好起来,不说像以前那么聪明,能够恢复到能好好上班,能养家糊口就可以了,能恢复到以前,当然更好。即使智商稍微低点,不那么聪明,但是能老老实实上个班都不错了。现在当然希望他恢复得像以前一样。成都商报记者 王涵 张杨 摄影报道

首页上一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