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苏东坡》剧组亮相三苏祠

话剧《苏东坡》剧组亮相三苏祠

话剧《苏东坡》剧组来三苏祠会商并参观

话剧《苏东坡》剧组亮相三苏祠

 话剧《苏东坡》剧组来三苏祠会商并参观

四川新闻网眉山12月23日讯(吕伟利 文/图)昨(2017年12月22日)下午,《苏东坡》剧组率全体演员来到三苏祠博物馆集体亮相。苏东坡将由国家文华奖表演大奖获得者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李东昌主演。王闰之由周诗嘉扮演。

话剧《苏东坡》剧组亮相三苏祠

话剧《苏东坡》剧组来三苏祠会商并参观

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罗鸿亮,担任《苏东坡》导演(编导)的成都市话剧团一级导演查丽芳,担任《苏东坡》舞美设计的一级舞美设计师、上海戏剧学院院长韩生先后发言,三苏祠博物馆副馆长、著名金牌讲解员李晓苹为剧组嘉宾讲述了三苏文化并带领嘉宾参观了三苏纪念馆和三苏祠。“眉山一直希望有一部关于苏东坡的话剧,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是四川话剧艺术的最高殿堂,相信通过四川人民艺术剧院的演绎,苏东坡的形象一定能鲜活起来。我们对《苏东坡》剧组非常期待。”李晓苹表示。

话剧《苏东坡》剧组亮相三苏祠

导演:查丽芳

话剧《苏东坡》主要内容:

话剧《苏东坡》以一个为官唯民、做事崇实、做人尚廉的一位中国古代文化史上的高峰人物苏东坡为塑造对象,通过对苏轼其人宦途、诗路、情感等方面的立体呈现,展示了一个富于创造力,乐观豁达,颇富情趣,才华横溢,守正不阿,为民造福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美食家的形象。林语堂在他的《苏东坡传》里面说道:“苏东坡这样的人物,是人间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苏东坡是中国入世文人的典范,不同于李白或杜甫,他从政四十年,历经五位皇帝的统治时期,虽然宦途坎坷,但是一路为官,转任多地,其命运始终关联着各地民生:疏浚西湖、徐州抗洪、颍州求是、登州榷盐、惠州引水他以热烈的赤子之心和慈悲的文人情怀为民谋利,是拥有真实政绩,造福一方的好官员。他的文学生涯亦是由仕途波折成就的,在黄州、惠州、儋州这几个“一贬再贬”的伤心地,苏东坡的思想和诗词文赋反而走向了高峰,他的思想融汇了佛教的否定人生,儒家的正视人生,道家的简化人生,从心灵识见中产生了他的混合人生观。他的作品中也流露出他的本性,亦庄亦谐,生动而有力,莫不诚恳,发乎内心。他为人豁达,载歌载舞,深得其乐,忧患来临,一笑置之。所以苏东坡这样概括自己的人生:“试问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苏东坡有三位王姓的夫人,王弗伴他初出茅庐,踌躇满志;闰之伴他宦海沉浮,大起大落;朝云伴他一贬再贬,谪居岭海。他在情感上经历了举案齐眉、相濡以沫、红颜知己这几种中国传统文化中最美好的婚姻样态。东坡其人无论从政绩、诗文、情感上来说都是中国文人的典范和代表。话剧《苏东坡》正是通过他的仕途穿起了他的诗文成就、情感生活,立起了一个具有当代性、典范性的奇伟形象。

话剧《苏东坡》剧组亮相三苏祠

话剧《苏东坡》策划创意:

苏东坡是四川眉山人,眉山的性灵和水土孕育滋养了苏家一门,唐宋四大家有三位出自苏门。传承家学,苏东坡的性情中也有着眉山人特有的幽默、豁达、直率、乐观。四川人艺创排话剧《苏东坡》自出眉山讲起,此时的苏东坡崭露头角,才名初现,怀揣着一腔报国热情进京应试,成绩斐然,引起了名流的关注。然而在复杂的朝局中,苏东坡不为人情世故所动,刚直不阿,坚持为民生为社稷的政见,由此招致奸人陷害,卷入了“乌台诗案”。剧本以苏东坡的宦海沉浮为线索,结构了他眉山成婚、湖州陷狱、汴京受审、杭州疏浚西湖、黄州躬耕东坡、惠州引水入城以及儋州教书育人等场面,这些场面不以严格的时间线索,而是以场面间的逻辑关系碰撞来组织。苏东坡对自己的评价是:“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他一生有诸多至交好友,话剧《苏东坡》中,编剧讲苏轼与众多游人的交游事件和趣闻集中在僧人学者参寥子身上,使这组关系尤见生趣;东坡以为无一个不好人,自然也结交过假朋友、真敌人,如剧本中的主要冲突对象:章??U??魑?斩?滤?φ?位肪车拇?恚??砩霞?刑逑至硕喔稣?渭?诺睦?嫠咔蟆;熬纭端斩?隆凡扇×艘允嘶律?恼瓜秩宋锷?睢⑺枷搿⑶楦校?忠跃咛宓娜宋锢唇淮?贝?肪车姆绞叫醋鳌?梢运凳谴醋髡咭孕碌木绫拘醋鞣绞匠氏秩宋锎?恰U庵址绞揭哺?欣?谒茉煳?僦械乃斩?拢??橹械乃斩?拢?词?乃斩?拢?投?乃斩?乱桓龈?尤?嬲媸档乃斩?隆?/p>

话剧《苏东坡》剧组亮相三苏祠

 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 董事长罗鸿亮讲话

话剧《苏东坡》艺术特色:

本剧并不是一出典型的现实主义戏剧,而是充分利用戏剧假定性的诗意戏剧。导演查丽芳认为,创作苏东坡,关键并不是在舞台上展现他的诗文,而是将贯穿诗人一生的气象和诗意感呈现于舞台。根据这个主基调,该剧的艺术特色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戏剧内容和评述相结合。一边是上演的古人古事,一边穿插着今人今论。这种手法既是布莱希特开创的叙事体戏剧和戏剧体戏剧的有机结合,也是对于川人幽默特性的舞台展现。二、创造性地加入川剧的帮腔,以及戏曲中的串场人角色。串场者和帮腔人是中国戏曲表演常见的表现性表演,帮腔来自于川剧。这为该剧另一条叙事框架。两人或以现代观念调侃,或将古代官名翻成现代官职,使这一框架直接接通现代观众的审美需求。三、该剧舞美方面,以苏轼名字的含义为主要意象。苏轼的父亲以“轼”名之,是希望苏轼能够隐藏锋芒,而苏轼恰不知隐藏,故而一生颠沛。舞台上车的形象不求而自,喜不胜喜,姿态横生。既象征苏轼的名字由来,又象征着苏轼颠沛的生涯。车可合可分,车可行可停。横木之苏轼与车辙之苏辙出自四川眉山。将从嘉州启程驾车远行。东坡双手扶住横木享受车颠簸,东坡一家数次驾车被贬,罪臣东坡囚于车下。悬置于台中的车轮可能是时间的流逝,也可能大宋朝那五位皇帝的登基与驾崩。最后东坡驾着他的战车在天地之间在风云鼓荡之际吟诵他的《赤壁赋》或《江城子》。如果抛开该剧已有的线性时间概念,车既是完成叙事的载体,又是叙事的升华。四、回归土的根本,在该剧中加入苏东坡故乡眉山的方言俚语,彰显巴蜀地区的人情风味。

话剧《苏东坡》价值意义:

歌唱祖国,礼赞英雄从来都是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也是最动人的篇章。对中华民族的英雄,要心怀崇敬,浓墨重彩记录英雄、塑造英雄,让英雄在文艺作品中得到传扬。

苏东坡就是这样一位值得歌颂的英雄人物,他是中华民族的文人楷模,为官表率。他的创造力是惊人的,他一生所著诗文无数。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一生为官多地,给地方黎敏造福,他的功业至今留在中国的美景中,如杭州西湖的苏堤春晓。这样一位英雄,是应当歌颂的,是应当记述的。他一生命运沉浮,但是乐观豁达,历经磨难,却百折不挠,对苍生社稷饱含一腔赤诚。苏东坡不只是一位杰出的古人,他的创造力和刚直不阿、一心为民等品质对于当今的文人、当今的官员来说仍然是具有表率作用的。

我们同苏东坡的生活年代相去甚久,但是内心感受却是接近的,我们应该让苏东坡的创造力、不屈的精神在当代继续传承。

附  项目主创人员名单

 姓名 省份 所在单位 职务/职称 项目分工

姚远 江苏 南京军区文化部 一级编剧 编剧

查丽芳 四川 成都市话剧团 一级导演 导演(编导)

韩生 上海 上海戏剧学院 院长、一级舞美设计师 舞美设计

肖琪 四川 成都艺术剧院 一级舞台美术设计师 灯光设计

张嵘 四川 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 舞台技师 灯光设计

王文训 四川 成都市川剧院 一级作曲 作曲

彭晓林 四川 成都艺术剧院话剧团 一级舞美设计(音响) 音效设计

沈龙 四川 沈龙泽邑形象策划有限公司 设计师 服装设计、化妆设计

杨兵 四川 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 舞台技师 道具设计

李东昌 四川 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 二级演员 主演

国家文化奖表演大奖获得者

赵征 四川 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 导演 副导演